中文 | EN

中企当前在埃塞投资、建设与运营重大项目所面临的安全风险与对策建议

2019-02-26

当前,埃塞俄比亚政局趋于稳定,总体属安全可控;但新总理大刀阔斧改革进程中,国内族际冲突、宗教冲突、区域利益纠纷与民众反政府情绪犹存,仍会不时引发地方性、零散性抗议示威、低烈度安全冲突等事件。自2018年以来,埃塞受族际暴力冲突影响,导致近300万人流离失所。2019年2月17日,此前长期执政的“埃革阵”(EPRDF)核心力量“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发表批评总理阿比-艾哈迈德的声明,称目前的领导层与“外部势力”正破坏该国的团结和稳定,该声明表明提格雷族与埃塞其他民族间关系日益紧张。此外,埃塞总体治安状况较好,无专门针对中国公民的恶性犯罪案件,但抢劫、偷盗、诈骗等犯罪时有发生。目前,中资企业在埃塞投资、承建、运营项目面临的主要风险包括:民族宗教文化风险、社会治安风险、局部政治稳定性风险、罢工与劳工骚乱风险、局部武装冲突风险、国际关系风险等。本文以中资企业在埃塞的3个项目为例,分析项目面临的诸安全风险并提出对策建议。

一、复兴大坝新签项目

2019年2月19日,埃塞俄比亚电力公司(EEP)与某中企A签署埃塞复兴大坝(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GERD)水电站9#、10#机组发电金属结构工程的EPC合同,价值4000万美元。此外,EEP还与某中企B签署价值1.13亿美元的合同,其中包括完成复兴大坝电站和溢洪道建设所需的电气、机械和各类土木及结构工程。EEP此次与两家中国公司签订服务合同,为了加快埃塞战略大坝的建设步伐,以便于大坝能按预定计划在2020年12月投入运营。

image.png

ICC-iCover全球安全研究信息数据库显示,目前由中企参与承建的“埃塞复兴大坝”(GERD)位于埃塞俄比亚西北部的本尚古勒-古马兹州(Benishangul-Gumuz),临近苏丹边境,全部建设资金由埃塞政府筹集,预计2020年12月实现首台机组投产发电,被誉为“埃塞三峡工程”。该坝建成后的装机容量可达600万千瓦,将是非洲大陆最大的水力发电设施,极大缓解埃塞供电短缺现状,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及民生改善。

但因“尼罗河水权之争”,该项目多年来争议不断,遭埃及、肯尼亚等邻国抵制,担心大坝建设将减少尼罗河下游水量,对本国“主权”、“经济”等方面造成不利影响。苏丹支持埃塞兴建占地面积1800平方公里的复兴大坝,但尼罗河下游的埃及却对此颇有争议,担心大坝建成会减少流入埃及尼罗河的水量,埃及人的饮水和农业都要依赖尼罗河,长期以来他们每年会占用550亿立方米的尼罗河水资源,这一用水量远超其他非洲国家。这些敏感问题导致该地区紧张局势持续至今,2013年6月,在争议白热化之时,埃及政治家曾在电视直播上表示不排除破坏复兴大坝的方案。埃塞俄比亚同埃及、苏丹已就该问题举行多轮磋商,终于在2018年5月达成共识;6月,埃塞总理艾哈迈德(Abiy Ahmed)与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同意共同投资该地区的基础设施,缓解大坝建设的部分紧张形势。此外,埃塞执政党内部“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部分高级官员涉嫌重大贪污,大大影响了该项目的进展。2018年,埃塞总理阿比-艾哈迈德因国有军工集团金属与工程公司(METEC)7年来未能完成建造运作大坝涡轮机,而取消与其的合同,该公司前负责人被控贪污。另外,大坝建设期间曾发生安全事件。2017年3月初,埃塞政府军在西北部本尚古勒-古马兹州挫败武装分子对青尼罗河“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GERD)在建工程的袭击,打死13名袭击者,逮捕7名与该地少数民族厄立特里亚族(Eritrean)反政府武装组织有关的嫌犯。

ICC-iCover平台专家分析,除建设复兴大坝本身面临的风险外,大坝所在的本尚古勒-古马兹州亦存在诸安全风险。本尚古勒-古马兹州与奥罗米亚州接壤,两州交界地带的民众因土地等问题长期存在矛盾。自2018年9月26日,本尚古勒-古马兹州4名高级政府官员在奥罗米亚州西沃莱加区(West Welega)遭声称效忠“奥罗莫解放阵线”(OLF)的数名枪手伏击死亡以来,相关报复性的暴力活动呈愈演愈烈之势,截至2018年年末已造成包括17名安全人员在内的约40人死亡,上万人流离失所。12月19日,埃塞俄比亚西北部本尚古勒-古马兹州(Benishangul-Gumuz)靠近奥罗米亚州(Oromia)边境难民营的Tongo Gore地区,一辆载有11名平民的小型公共汽车行驶途中误触公路地雷,爆炸造成10人死亡、1人受伤。当地安全部门怀疑幕后黑手系“奥罗莫解放阵线”(OLF),但遭后者否认。最近数月,上述两州边境地区暴力事件激增,但涉及地雷、简易爆炸物(IED)的暴力事件较为罕见。2019年1月8日获悉,本尚古勒-古马兹州(Benishangul-Gumuz)和奥罗米亚州(Oromia)Wellega的西部地区,当局共逮捕171名涉嫌参与当地种族暴力并致使大量居民流离失所的嫌犯;同时,政府当局和“奥罗莫民主党”(ODP)均指责“奥罗莫解放阵线”(OLF)武装分子应对该国西部地区最近数月的暴力事件负责。1月16日获悉,奥罗米亚州地方当局证实,安全部队已在该州西部地区以及本尚古勒-古马兹州(Benishangul-Gumuz)逮捕835名OLF成员,并查获大量车辆、武器和弹药。OLF指责当局对Kelam Welega区实施空袭,但遭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的发言人否认。

此外,2018年6月27日,埃塞俄比亚西北部本尚古勒-古马兹州首府阿索萨(Asosa),阿姆哈拉(Amhara)族群成员指控贝尔塔(Berta)族群成员蓄意破坏阿姆哈拉人商店和住宅,继而引发两大族群间暴力冲突与劫掠骚乱,造成至少10人死亡,38人受伤。此前,埃塞俄比亚阿姆哈拉与贝尔塔族群间曾因长期划界争议在阿索萨(Asosa)发生过暴力冲突,双方均有将对立族群赶出本尚古勒-古马兹州的意图。11月20日,阿索萨大学不同族裔学生因口角引发族际暴力冲突,造成至少3名学生死亡,34人受伤。

二、亚吉铁路运营项目


埃塞俄比亚至吉布提标准轨距铁路(Addis Ababa–Djibouti Railway,亚吉铁路),全长约750公里,设计时速120公里,总投资约40亿美元,由某中企C与某中企D设计建设并负责后期运营管理,于2016年10月5日通车,并于2018年1月1日起正式商业运营。亚吉铁路是非洲第一条跨国标准轨现代电气化铁路,也是中企在海外建设的首条“全产业链中国化”铁路,成功实现了由“中国制造”向“中国运营”的转变。铁路建成通车,为埃吉两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注入强大动力,被誉为“新时期的坦赞铁路”。

image.png

亚吉铁路从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出发,途径奥罗米亚州、阿法尔州、索马里州、德雷达瓦特别行政市等地区。当前,亚吉铁路运营阶段,中企仍面临铁路沿线地区安全形势变化造成的影响。

ICC-iCover全球安全研究信息数据库显示,2018年12月24日至27日,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吉布提(Addis Ababa - Djibouti)公路(或称“亚吉公路”)沿线的阿法尔州(Afar)境内,当地阿法尔部落与相邻索马里州(Somali)Issa部落社区间发生连日暴力冲突,共造成至少30人死亡、多人受伤。冲突源于Issa部落成员将阿法尔州境内一所学校的阿法尔州旗帜换成索马里州旗帜;阿法尔州官员指控邻国吉布提政府、索马里州特种部队、“Issa-Gurgura解放阵线”(IGLF)、以及“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等组织煽动冲突,且存在政治动机。12月27日,阿法尔州当局宣布关闭本州境内的亚吉公路,理由是Issa部落成员在TPLF特工帮助下,利用公路沿线的违禁贸易走私大量非法武器。

2019年1月13日起,埃塞俄比亚东北部阿法尔州(Afar)境内通往邻国吉布提的A1高速公路的阿瓦什镇(Awash)至该州首府塞梅拉(Semera)路段,大批阿法尔族群社区成员连日封堵示威,抗议当地族际暴力冲突激增;亚吉铁路亦受示威活动影响。截至1月17日,阿法尔州持续抗议造成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及邻近城镇的燃料短缺持续,首都大量加油站燃料已耗尽,加油站外大排加油长龙。1月30日起,埃塞俄比亚东部德雷达瓦特别市(Dire Dawa),多个工人团体发起无限期罢工,要求当局释放自1月21日“主显节”(Timkat)巡游冲突后连日抗议中被捕的居民,抗议演变为更广泛的谴责当地政府“种族配额制”的族际暴力冲突;据未经证实报道称,至少500人被捕。1月29日,至少1人在相关骚乱中遭袭死亡;1月25日,暴力抗议导致另1人死亡、多人受伤??挂檎咴诟檬蠥ddis Ketema区、Dechatu区、Depot区、GendeKore区和Sabian区等多地焚烧轮胎、封锁道路;期间,安全部队使用橡皮子弹驱散人群。2月2至4日,埃塞俄比亚A10公路的哈勒里州(Harari)首府哈勒尔(Harar)至索马里州(Somali)首府吉吉加(Jijiga)路段,因安全原因暂时关闭,导致该地区与首都间的交运中断。未来数周与数月,不排除亚吉铁路沿线地区族际冲突与暴力骚乱再次影响铁路运营的可能。


三、埃-吉天然气管道与欧加登气田开发项目


2019年2月15日,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官员在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签署在两国间建设一条约760公里长的天然气管道的协议。管道从埃塞索马里州欧加登盆地(Ogaden Basin)的Kalub与Hilala气田延伸至吉布提港,其中,埃塞境内管道长700公里,吉布提境内为65公里。该项目预计在本财政年度内开工,建造成本约40亿美元,预计2020年完工、2021年开始输气,预计每年输送30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埃塞预计每年通过出售天然气获得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该协议将为两国公民创造数千个就业机会,并为吉布提创造过境收入。某中企E将执行包括建设加工厂在内的多个相关项目。2013年11月16日,该中企与埃塞矿业部签署5份石油天然气产品分成协议,整个项目包括勘探开发、长输管道、LNG工厂三大部分,所产油气通过管道从埃塞输往吉布提,在吉布提建设LNG工厂。

image.png

近期,“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ONLF)已在索马里州(Somali)首府吉吉加(Jigjiga)举行仪式,将1740名士兵转交给政府,表明其武装斗争正式结束,转而追求以和平方式参与国家政治;但索马里州境内安全风险犹存。

ICC-iCover全球安全研究信息数据库显示,2019年1月27日以来,埃塞俄比亚东部索马里州(Somali)首府吉吉加(Jijiga),当地索马里族和阿姆哈拉族(Amhara)社区成员之间爆发数次冲突,造成至少2人死亡、3人受伤。埃塞联邦安全部队已部署到受影响地区,并在每日22时后实施禁止集会的宵禁令,以恢复当地稳定局势。据悉,骚乱源于当局决定指控该州前州长阿卜迪(Abdi Mohamoud Omar)和其他官员策划煽动内战、指使准军事武装分子“Liyu警察”袭击少数民族群体等。2月2日至4日,埃塞俄比亚A10公路的哈勒里州(Harari)首府哈勒尔(Harar)至索马里州(Somali)首府吉吉加(Jijiga)路段,因安全原因暂时关闭,导致该地区与首都间的交运中断。此外,索马里青年党武装在埃塞索马里州边境地区仍然活跃,不排除发动越境袭击的可能;ONLF武装分子过去曾企图绑架外援工作人员和技术人员,并曾威胁对民用商业企业实施袭击,目前虽然已宣布正式结束武装斗争,但仍不排除该组织前激进分子继续发动小规模反政府滋扰活动,破坏埃塞国内和平进程的可能。另外,索马里州石油分配或再次引发联邦当局与地方的利益冲突。

综合看来,ICC-iCover平台专家认为,2019年,这个在2020年大选前的关键一年,埃塞仍面临较高地缘政治风险,政府外部头寸薄弱、缺乏灵活性的货币政策和政府机构效率低下,其大型基建项目延迟投入运营和创汇能力欠缺等因素或进一步影响未来经济发展势头与整体财政表现。

鉴于以上项目相关复杂情资与风险分析,ICC-iCover平台专家建议驻埃塞各地,尤其是首都、奥罗米亚州、本尚古勒-古马兹州、索马里州等多地,中方企业与人员在近期与未来数月,应注意:

1.中方投资、贸易、承包工程企业应关注该国政治稳定性、边界争端与土地问题政策、社会公共治安、汇率波动、商事法律、海关税务等方面的隐患及风险,必要时应咨询专业风评机构,提前做好整体风险研判,规划应对措施;中方企业应依法合规经营,严格遵守税收制度;与执政党、州政府、当地部族领袖以及当地基层军警人员(尤其是奥罗莫族裔与阿姆哈拉族裔)保持良好关系;重视工会组织及所在社区诉求,完善社会责任管理制度,尊重当地文化与风俗禁忌,加强交流并妥善处理各类群际关系,确保当地雇员与周边民众合法权益;

2.中方企业应遵守当地有关法律法规,谨言慎行,注意安全防备并采取必要防范措施,警惕当地族群青年组织,留意居所与营业场所周边异常情况及可疑人员,适度提高驻地、施工现场与随行安保等级;根据自身条件严格落实外出警卫随车等各项安保规定,遇突发事件须第一时间报告,以免遭受影响;中方人员应提前购买人身和财产保险,引入骚乱袭击预防?;芾斫饩龇桨?,尽可能减少人身伤害与财产损失;

3.中方在外人员应减少在民族种族混居地、示威集会敏感地、西方外交机构与企业、节庆纪念活动场所、宗教场所与教育机构、能源设施与输油管线周边、公共交通系统与中转枢纽、高档酒店餐厅与大型购物中心、公共场馆与露天市场等人群密集场所的逗留时间,减少在电视台、政府公署与军警服务设施或车辆周边的滞留时间;请勿出于好奇,跟风模仿抗议者双手交叉,避免接触非法旗帜;避免谈论社会、民族、政治、宗教等敏感话题,谨慎或避免前往边境、族群交错区、难民聚居地与贫民区等高危区域,以免遭受武装冲突或军警行动波及影响;

4.在外人员还应随时留意当地媒体对国内政治形势、族群相关问题、派系集会示威等最新报道;关注社交媒体各激进反叛组织的最新动态与袭击警告,预计当地偶发性道路封闭禁行与安保措施加强、宵禁等紧急状态,以及可能的武装冲突、暴恐袭击与局部动荡风险;在外出行如遇民众集会、示威游行群体,应迅速撤离;同时,应严格遵循埃塞军警部门及各级政府有关禁令,并听从当局发出的最新指示行动。


来源: 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